新笔趣阁 > > 重生名门太子妃 > 第178章 撕破,没必要再忍

第178章 撕破,没必要再忍

    “侯爷,你竟然护着这个贱婢……”周氏脸色煞白,难以置信地看着靖北侯。她从来没有想过眼前这个男人会这么对她,将来会怎么样,她会不会一辈子荣华富贵加身,她并没有十分地把握,但是她自信绝不会在靖北侯这里摔跟头。

    然而,现实却给了她狠狠地一巴掌。

    周氏的目光落在靖北侯的手上,这双手如今正落在另一个女人身上,眼眸里的充斥着恨意,杀气,好似淬了毒一般。如果目光可以杀人,环儿早就血流满地了。

    靖北侯其实并没有想护着谁,见周氏如此神情,他立马就想松开手,然而环儿的动作比他更快,连忙扯开自己的胳膊,然后扑通一声朝周氏跪下,含泪解释道:“夫人,您误会侯爷了,侯爷只是可怜奴婢,没有要护着奴婢的意思,夫人,您真的误会侯爷了。”

    周氏当即怒目而视,指着环儿的鼻子骂道:“你住嘴!主子说话哪有你一个贱婢插嘴的份儿!”

    环儿的这番解释只有靖北侯觉得是善意,落在周氏耳中,就犹如是烈火上浇油,只会让怒火燃烧地越来越旺。

    事实摆在眼前,靖北侯一声不吭,这代表默认,而环儿这个时候出言辩解,在周氏看来,这分明就是挑衅,是嘲笑。用温软的话语,说着最讽刺的话,这是从前周氏对付杨氏的招数。

    手紧紧握着,手心都掐出了深深的月牙印,周氏却丝毫不觉得疼,肉疼哪能和心疼相比。风水轮流转,十多年前,她挑衅杨氏,而如今她却沦为了另一个杨氏。

    不,绝对不可以!

    周氏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,稍微平缓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随后咬牙朝靖北侯道:“侯爷,您曾经许诺过,后院的事情全由我做主,如今我做主把这个丫鬟发卖出去,您不会反对吧。”

    她尽量用平缓温和地语气对靖北侯说话,但话里的意思很明确,这不是在征求他的意见,而是她的要求。

    只要靖北侯同意把环儿发卖了,那么过往的种种,她都不追究了。

    虽然周氏心里很想质问靖北侯,他凭什么要这么对她,但理智拉住了她,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,靖北侯也不例外,虽然显然只有一个环儿,但却也不知道这些年来,靖北侯有没有睡过别的丫鬟,她若是不依不饶,最后反而会伤了夫妻情分,倒不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让这件事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的事情她绝不能放任下去,先把环儿解决了,日后再把靖北侯看的牢牢的,她就还是他的唯一。

    周氏自以为自己大度,但是靖北侯却丝毫没有感受到她的宽容大度,反而是皱起了眉头,环儿并没有犯什么错,监视周氏这是他的命令,环儿只是一个小小的丫鬟,只能选择听从他的吩咐,照吩咐做事,这怎么能说是犯错呢,既然没犯错,为什么又要将人发卖出去?这并不妥当。

    靖北侯看了看环儿,眼里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环儿心下一紧,周氏在靖北侯心里的地位极重,靖北侯用这样愧疚地眼神看她,显然是想牺牲她了。

    她做这么多,可不是让自己被赶出侯府的。

    环儿连忙跪着求靖北侯,“侯爷,您是个好丈夫,您做什么都是为了夫人好,奴婢都看在眼里,是奴婢无福,不能留在这里伺候您和夫人。”

    说时,环儿眼眶一红,泪珠儿在眼眶里打着旋儿,她朝靖北侯深深地磕了一个响头,“奴婢拜别侯爷。”

    靖北侯心里本就有愧,如今听环儿这样说,脑子里不自觉地想起环儿的好来,他的愧疚更深了。环儿本是奉命监视周氏,事无巨细,都一一禀告,当他恼了周氏的行为时,环儿还宽慰他,一个劲儿地说周氏的好,这才让他渐渐消气,没有找周氏摊牌。

    周氏将靖北侯的神色变化看在眼里,恨在心里,如今她不得不承认,这个曾经口口声声说心里只有她周绮梅一人的男人已经变心了。

    周氏死死地咬着下颚,不让自己开口说话,她在等靖北侯的反应,若是他依然选择站在她这边,那么她就不算颜面尽失。她依然还留着一丝理智,这个时候她不能开口,她若是开口,反而会让靖北侯觉得她是在无理取闹,只会更加厌烦她。

    然而,周氏不知道的是,她和靖北侯之间的裂痕早就产生了,而她却从未察觉,以至于没有修补,着裂缝越来越大,在今日爆发了。

    靖北侯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朝环儿说道:“你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咯噔!下颚咬出血了,血腥味儿在嘴里蔓延开来,周氏只觉嘴里苦地厉害,“侯爷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她的声音有些嘶哑。

    靖北侯看着她,正色说道:“环儿没有犯错,没有理由将她赶出府。”

    他自觉这话说的光风霁月,没有任何毛病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周氏再也忍不住了,破口骂道:“她没有犯错?身为丫鬟,不知道安守自己的本分,竟敢勾引主子,这不叫错?侯爷,从什么时候开始您已经被这个贱婢勾走了魂儿,竟然也对我睁眼说瞎话了?”

    靖北侯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,周氏又转头骂环儿,“你是个什么东西,竟敢在本夫人面前耀武扬威,本夫人告诉你,你就是一个下贱的奴婢,永远也别想翻身做主子。你当真以为侯爷能护住你,真是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“你不肯走是吧,那好,那你就一辈子也别离开这儿。”周氏朝含翠吩咐道,“把她拖下去,乱棍打死!”

    环儿连忙求饶,“夫人饶命,奴婢真的没有,求夫人饶命啊。”一面说着,一面往靖北侯身后躲,哭腔着求他,“侯爷,夫人要杀奴婢,您救救奴婢,奴婢不想死啊,侯爷,求求您了……”

    有靖北侯挡在环儿前面,含翠没敢动手,只得朝周氏看去,问主子的意思。

    周氏发了狠,哪里还有半点理智在,当即扯着嗓子大吼,“愣着干什么,还不把人拖下去,乱棍打死!”

    “乱棍打死”四个字周氏咬的重重的,那个贱人必须死,而且死的越惨越好。

    环儿吓得呜呜哭出了声,连连求饶:“奴婢真的不敢了,侯爷,奴婢真的不敢了,求求您救救奴婢啊……”

    含翠硬着头皮走上前,抬手朝环儿抓去,然而手还没碰到环儿,就被人一把推倒在地。

    是靖北侯。

    靖北侯将环儿护在身后,抬眸正色看着周氏:“你不要再闹了。”若不是念着她怀着身孕,可不只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了。

    靖北侯觉得自己对周氏已经够宽容了,然而周氏却不这么觉得,她看到的只是靖北侯为了一个环儿,将她的颜面踩到尘埃里去了。

    若是今日不除了环儿,那她日后在靖北侯府还有什么威信可言。

    周氏冷冷地看着靖北侯,“侯爷若是顾及我肚子里的孩子,就让开。”

    这么多年的夫妻之情已经没用了,那么她唯一能依仗的就是她肚子里这个孩子。

    环儿轻轻扯了扯靖北侯的衣角,低声说道:“侯爷,您放开奴婢吧。夫人怀着孕,受不得气的,您多担待些吧。”

    靖北侯冷嗤一声,“本侯还不够担待?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他对周氏已经完全失去了耐性,他已经容忍她许多了,越是容忍,周氏就越是放肆,如今还拿孩子来威胁他,真是越来越过分了。

    既然容忍已经没用了,那么就没必要再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