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> 道观养成系统 > 960.到傲家做客
    “哦,对了。”

    陈阳像是想起了什么,问道:“江南一些家族,你们熟吗?”

    方青染摇头:“没接触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去接触接触。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过两天不是第二场挑战吗,问问他们要不要宣传一下自己,要的话,就谈谈价格。”

    几人没懂他的意思,一脸疑惑。

    陈阳道:“他们想请修士,但厉害的修士,一般都是挑别人,不是他们挑修士。怎么挑?自然是哪个家族有底蕴,强大,就选哪个。但互相接触都要一个时间,修士没这个功夫去了解,等他们想了解的时候,又没有合适的渠道。”

    “最简单的办法,就是通过一些方式,展现这个家族的强大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场挑战,我可以给他们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像……有点懂了。”

    “懂了就去吧,价格让他们过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散了后,陈阳没有闲下来。

    他继续疏通右臂的筋脉,另外也在脑海里仔细琢磨惊鸿剑谱的细节。

    这份剑谱,花哨的招式不多,真正厉害的就一招。

    就是王仙芝和白徐子交手时,劈出的那一剑。

    当年金华观的道长创造出这份剑谱,就是奔着杀敌去的。

    所以完全简化了繁琐的剑招,或者说,不是简化,而是直接摒弃了剑招,通过对真气的运用,与剑的结合,释放出理论上可以释放的最强大的攻击。

    而且不仅是剑,任何一件武器,刀枪剑戟,都可以充当载体媒介。

    弄清楚惊鸿剑谱的精髓,陈阳觉得这部剑谱,简直就是为自己准备的。

    那种花团锦簇、绕来绕去的打法,他是真的不喜欢。

    不过,没有十全十美的剑法。

    惊鸿剑法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这部剑法,杀伤力强大,弱点也同样明显。

    王仙芝那样就开了两窍的修士,一剑劈出去,差不多就消耗了大半的真气。

    全力之下,撑死只能劈出两三剑。

    劈不死对方,就等着被对方反杀吧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个剑谱只能当杀手锏来用,根本没办法用作正常的切磋。

    尤其是十局六胜,一剑解决一个,三剑解决三个,剩下的怎么办?

    不过,对陈阳来说,这个问题,完全不存在。

    别说三剑,就是三十剑,三百剑,他也能随随便便劈出来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剑谱,他也能用最蠢的办法,跟对方耗力气。

    所以陈阳才觉得,这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制的剑谱。

    道观外面。

    一个三十六七岁的道士,看着道观外面,一群坐在地上的道士。

    “好地方啊。”

    道士咂舌,他听说江南多了一座道场,却一直没时间过来看看。

    今天感受了,心里羡慕的不行。

    他走上去,敲了敲门,半天没见有人出来。

    于是他走进去,对着里面喊道:“贫道付民浩,请问陈玄阳真人可在?”

    脚步声从后院响起。

    陈阳走出来,问道:“付道长?”

    付民浩上下打量,微笑道:“可是陈真人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明一真人请我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这位付民浩,大概就是明一请来的筑基道士。

    尽管他说了不需要,但明一还是请来了。

    现在人都来了,他也不好把人赶走。

    “付真人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真人。”

    陈阳诧异。

    能有筑基的道行,竟然不是真人?

    这种不爱功名利禄的人,现在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陈真人,我是道门散修。”

    陈阳恍然。

    所谓道门散修,便是没有一个固定的修行场所,但依旧是道门弟子。

    闻紫元就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这类人一般都是比较在意自身的感受,不愿受到师门的约束。

    但散修一开始也是有师门的。

    大部分是修行到了一定的地步后,自己请辞道观,做一个浪迹天涯的散修。

    也有少部分,是师门仙逝,于是放弃道观的继承,做一个逍遥自在的散修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,这位付民浩,又是哪一位。

    陈阳将他请进后院,奉上茶水。

    接着打开了话匣子,陈阳对此人有了一定的了解。

    两年前,付民浩成功筑基,这是他第四次筑基。

    陈阳惊讶的,不是他第四次才筑基成功。

    而是,他竟然能有四次筑基的资源。

    看来捞钱的本事也不小。

    几十年前,那次道门最危急的关头,他也参与了,运气不错,活下来了。

    也是那次,他与道门的一些真人彼此相识。

    大家平时有什么机会,都会照顾他。

    这次道场分配,类似他这样的人,是非常吃香的。

    于是在明一找他后,他立刻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付民浩道:“陈真人,我只有一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十个名额。”他道:“我要陵山道场的十个修行名额。”

    陈阳表情不变,问道:“如果输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付民浩摇头:“我不会输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输了呢?”

    “输了,我自然不会拿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陈阳道:“如果有需要付道长出场,请付道长一定竭尽全力。若是付道长不出场,我拿下第二场,以后付道长也可以随时来陵山道场修行。”

    付民浩点头:“那就一言为定。”

    他的要求不过分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不是上来就要十个。

    输了就没有,赢了才有。

    这也是另一种让陈阳放心的方式。

    否则不论输赢,都要十个名额,让陈阳怎么相信他能全力以赴?

    “陈玄阳可在?”

    外面又响起一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失陪一下。”陈阳起身出去。

    外面站着十几个人。

    陈阳问道:“几位道友,找我吗?”

    一人道:“贫道张丰洋,明一真人请我过来。”

    陈阳看向其他人:“这几位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道:“明一真人请我们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陈阳有些无语,对方只是提出六个筑基的对战。

    明一师叔又不是不知道,怎么可能请这么多人过来。

    估计是听说了这件事情,自己跑过来的。

    但人都来了,他也没说什么,全部请了进来。

    来到后院,他们看见付民浩,笑道:“哟,这不是付道友吗,你也来凑这个热闹?”

    付民浩摇头,淡淡道:“不是凑热闹,我是来帮陈真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张丰洋问道:“陈真人,他提了什么要求?”

    陈阳蹙眉,这是他和付民浩的事情,不管张丰洋提出的条件,在外人看来是不是过分,但陈阳自己觉得不过分就行。

    张丰洋直接这么问,就有些僭越了。

    付民浩道:“我要了十个道场的修行名额。”

    “十个?你真敢要。”张丰洋道:“陈真人,我只要九个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没说话。

    张丰洋和付民浩明显关系不和,瞎子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但这种恶意竞争,影响的不止是付民浩的利益,也是他们的利益。

    陈阳道:“多谢张道长的好意,但是不用了,我与武协的比试,已经有了准备。”

    张丰洋愣了下:“你拒绝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陈阳微笑:“十分抱歉,让张道长白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张丰洋皱眉道:“陈真人,你这是什么意思?他要十个名额,我只要九个,你接受他,拒绝我?”

    陈阳道:“与名额无关。”

    他只关心下一场与武协的比试,不想因为这两个人的恩怨,影响自己这几天的心情。

    而且,只是从第一印象,他对付民浩的印象,要好于张丰洋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与陈真人无缘。”

    张丰洋点点头,看了其他几人一眼,说道:“各位,陈真人已经不需要我们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他们没有理会,张丰洋道:“不走?等陈真人留你们吃饭?呵呵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自己站起来,说道:“陈真人,我在你这里待一会儿,不介意吧?”

    陈阳微笑:“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陈真人大气。”

    张丰洋直接出门。

    他走后,陈阳道:“我也不瞒各位,如今我还需要四位筑基。条件与付道长一样,十个名额。若是输了,名额没有,若是没有轮到出场,但拿下第二场,各位以后可以免费前来这里修行。若是能接受,便留下。”

    十一人里,有八个人摇摇头,起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还剩下三个人。

    陈阳看着两人,微笑道:“谢谢二位道友。”

    两人道:“付出多少,得到多少。若是不能赢下,陈真人就是将名额送给我,我也不会要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道:“但陈真人似乎还缺少两个名额。”

    陈阳道:“没关系,四个和六个,区别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不介意的话,给我一个名额。”

    突然,一个男人从外面走进来。

    他径步走过来,问道:“介意吗?”

    看着突然就出现的黄东庭,陈阳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黄东庭坐下,说道:“我听说你遇见了一些麻烦,刚好,我欠你一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陈阳点头。

    他对付民浩三人具体实力,并不了解。

    但对黄东庭,还算有一些了解。

    至少他现在拥有的地位、名声,全部是靠他自己一双手得来的。

    这份成就,掺不得假。

    “陈真人。”付民浩忽然开口:“如果可以的话,不要让我出场。”

    陈阳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付民浩苦笑道:“张丰洋与我有些私人恩怨,而且他心胸狭窄。你今天拒绝了他,很可能会给你带来一些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他对我的弱点,很了解,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。”

    陈阳恍然。

    他这是担心,张丰洋会将这里的事情,转告武协?

    陈阳道:“应该不至于这么没有底线吧?”

    付民浩摇摇头,没有细说。

    背后说人坏话的确不该,但他不觉得自己的这份担心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虽然他也想上场,毕竟只有赢了,才能拿到十个名额。

    不上场,吃亏的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可张丰洋要真是将他的弱点告诉武协,到时候对方了解他的一切情况,而他却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情况,铁定是要吃亏的。

    虽然,他对自己有十足的把握,但只要一点不确信,他都不敢赌。

    赌输了,他就会浪费陈阳这边一个名额。

    既然加入陈阳,他就得对陈阳负责,所以他赌不起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不要有压力。”

    陈阳道:“还有黄真人,和几位道长。”

    付民浩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陈阳让他们自己去找地方休息,黄东庭留下,说道:“武协那边请来的人,都不简单。我能保证的,是帮你拿下一个胜利的名额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一个?”

    他的话,让陈阳感到很惊讶。

    黄东庭这样的人,竟然也只能保证拿下一个。

    这次武协,到底请了什么样的人过来?

    黄东庭道:“不要小瞧武协,对我们道士来说,鱼跃龙门是一个意义非常的门槛。对武修来说,筑基则是相当于鱼跃龙门的门槛。这一步跨过去,他们单人个体的实力,可以摧毁一个步兵连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这次武协请来的人,都是精英。”

    “多的我不敢保证,只是拿下一个,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黄东庭话锋一转,问道:“凡山道场的事情,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陈阳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黄东庭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:“今虚大前辈的传承,你要好好延续,守护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陈阳站起来,说道:“我要下山一趟,这几天,你就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他离开道观,直接下山,没有和孙道长他们说,也不需要他们的保护。

    以他现在的信仰,自保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也不是之前,道场的归属问题已经尘埃落定。

    况且又是大白天,又是在大城市里,哪个不开眼的敢在这里跟他动手?

    动手了,跑都跑不掉。

    他乘车来到上真观,这里已经重新开观。

    但游客量不多。

    他去了一趟上真观,和月林见了一面,便是向着山中行进。

    他此次前来,是找狼王。

    六个筑基,还差一个。

    他来到深山之中。

    有精怪见到陈阳,立刻跑过来:“真人。”

    陈阳问:“你家大王在吗?”

    精怪道:“在的。”

    精怪带着陈阳,来到了狼王居住的山洞。

    狼王现在过得不要太舒坦。

    穹山只剩下他一头大妖,他拥有整座穹山的话语权。

    换一个人,估计早就被这突如其来的权利和地位冲昏头脑,想着干一番大事业。

    狼王却没有。

    因为,狼王狂霸的外表下,有一颗宅男的心。

    他对权利什么的完全没兴趣。

    能够安安稳稳的度过一生,就是他此生追求。

    知足才能常乐。

    而且他就一个大妖,活腻歪了才会想着跟他们过不去。

    狼王正在检查手下们的修行,听见脚步声看去,见到陈阳,立刻走过来:“陈真人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陈阳道:“有件事情,想请狼王帮忙。”

    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他们坐在洞口,几十个手下正在吐纳,吸收穹山并不算富裕的灵气。

    陈阳将事情与他详细说了,听完后,狼王直接点头: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陈阳扫了一眼他的手下。

    上真观经过一场大火,灵气大不如以前。

    按照现有的情况,穹山想要再出现第二个狼王,很困难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这对外界来说,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什么都不需要做,就能遏制他们的发展。

    或许百年之后,穹山连精怪都可能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陈阳道:“陵山道场已经建成了,有时间的话,带着他们过去。”

    狼王一愕,他长期在山中,且整个穹山就他一个能化作人形,而且又不经常出去。

    外界有什么消息,一般都是被动得知。

    此刻听着陈阳不似开玩笑的话,他脸上浮现喜色:“陵山,有道场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陈阳道:“道场初建的一个月,灵气是最浓郁的,修行环境也是最佳。择日不如撞日,今天就带他们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会不会不合适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合适,都是自己人,又不是外人。跟我不要客气。”

    于是,他们当即出发。

    狼王一开始只打算带十个,但抵不住陈阳的热情,直接带了两百多个精怪。

    他们出山,来到上真观。

    月林看着陈阳带了一群狼,还有别的精怪出来,张张嘴,问道:“山里又着火了?”

    陈阳道:“我带他们去陵山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零散的几十个游客,说道:“把道观大门开着,你们也跟我一起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没人看着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反正道观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。”他想到一个能让上真观香火短时间旺盛起来的办法。

    三人拗不过陈阳。

    等到傍晚,游客全部离去。

    陈阳让狼王带着手下,整齐划一的排队进入上真观上香。

    他拿着手机拍了几十张照片,还有一个视频。

    等他们上完香,陈阳又对狼王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狼王点点头,对几个手下说了几句,这几个手下立刻进入穹山。

    大约一个小时后,这些手下回来了。

    然后等到天色黑下来,他们几人乘车先行。

    狼王带着一群精怪,趁着夜色,赶往陵山道观。

    回到道观后,陈阳在山脚下,等了大约半个多小时,狼王一行也是赶来了。

    进入道场,狼王有一种想要落泪的冲动。

    与道场相比,他们穹山,真的是穷山啊!

    穷的令人发指!

    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。

    他到现在都没有去过道场修行,虽然对道场很向往,但他觉得穹山的环境也不错。

    可是自从大火之后,穹山的环境就一日不如一日。

    山中许多大树,都有几十年的树龄,更有不少百年以上树龄的。

    结果一场大火下,烧毁了至少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自然环境的伤害,实在是太大太大了。

    今天来到陵山,他才发现,穹山和道场的差距,简直就是不可逾越的鸿沟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可以一直在这里修行,他觉得在自己有生之年,或者可以达到更高的高度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陈阳好奇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狼王这是咋了?

    眼眶怎么泛红,还有盈盈的水雾。

    哭了?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不会是睹物思人吧?

    可他也不是第一次来陵山啊,以前没见他这样过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。”

    狼王吸了吸鼻子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山,陈阳道:“你让他们自己找个地方修行就行了,最好的修行位置,已经被人占了,不过其它地方也不差的。”

    狼王立刻通知下去,两百多个手下,分散开来,兴奋的奔走在山中。

    回到道观。

    陈阳联系上颜清,把拍下的照片和视频发过去。

    颜清看着视频上,狼群和各种野兽群,成群结队的排队进入上真观上香。

    眼睛大亮:“好神奇啊。”

    陈阳道:“帮我宣传一下,也不用刻意宣传。”

    “我懂。”颜清回了个表情:(??????)??

    接下来,陈阳要做的,便是静静等待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钟。

    他打开微博,热搜榜上,果然出现了他所想看见的信息。

    如果说,以前他还只是懵懵懂懂,不知道怎么回事,自己就上热搜了。

    那么现在,只要他想,就能轻松的霸占热搜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这简直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为了信仰,他也不至于主动的做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趁着热搜刚上,陈阳让月林用上真观官微发了一条信息。

    “即日起一个月内,上真观夜不闭户,且观中无人,所有人皆可前来上真观,香火一元钱,自行投入功德箱即可。这一月上真观所得香火钱,将全部用于公益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出意外,明天,上阵挂的香客数量,一定会迎来一个小爆发。

    再配上他交代狼王做的事情,最多三天,上真观将会霸占热搜榜。

    然后,游客数量会呈现一个恐怖的爆发。

    甚至,超越陵山道观曾经的巅峰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陵山道观就是太小了,加上这段时间陈阳忙着别的事情。

    要不然,以陵山道观的名气和体量,日游客量破万,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陈阳晚上难得的没有修炼。

    他蹲在厨房里,桌子上摆放着许多的瓶瓶罐罐。

    里面有龙血,有龙髓,还有那株灵参,以及其他的药材。

    他正在配置药方。

    主要作用是短时间内让真气和体力得到恢复。

    这种药方,一般都需要经过无数次的失败经验,才能确定最终的剂量,然后炼制成功。

    但陈阳不需要那么多失败,他的眼睛就像尺子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不需要弄多么大的份量。

    每个人配个二十份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眨眼,天明。

    距离第二场比试,只剩下两天。

    而这一天,网络上,毫不意外,上真观霸榜了。

    有游客前去上真观,发现上真观外,有各种各样的动物,极有秩序,排着队的进屋道观。

    有好奇心重的人,走进道观,发现它们竟然跟人一样,捏着线香,开始跪拜上香。

    临走前,拿出食物投入功德箱。

    这一幕简直惊呆了这些游客。

    不需要有人告诉陈阳,陈阳感受着不断攀升的信仰,便是知道,自己的计划实施的很成功。

    而上真观发生的事情,也是被一些人得知。

    “陈玄阳很缺钱吗?”韩木林听见这个消息,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要说他缺钱,说不通。

    他有两座道场,只要他愿意,完全可以用名额卖钱。

    更何况,上真观的香火,只有一块钱。

    而且还全部捐出去。

    “他很聪明。”脸色微有些虚弱的秦秋说道:“短时间,他当然赚不到什么钱,但是一个月之后,上真观的香火价格恢复,就开始赚钱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他弄出来的这些,在外人看来很神奇的事情,是一个非常好的噱头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就算香火价格恢复正常,依旧有人愿意掏钱。”

    “长远看,只用一个月不赚钱,却换来了以后的稳定香火,他稳赚不赔。”

    分析到这里,秦秋轻哼一声,不屑一笑:“真没想到,这位陈真人,也如此的贪财。”

    陈阳和狼王的关系,有几个人不知道?

    这些动物肯定是狼王安排的,忽悠一些不明真相的观众。

    但却忽悠不了他们。

    可不管怎么说,若从营销的角度,陈阳是很成功的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根本就不会想到,陈阳压根就不是为了赚钱。

    “信仰!”

    紫金山,南山道观。

    这座早在一个月前就建好,却一直没开观的道观里,南崖目光闪烁。

    “他是在聚信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【还有一更,求月票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