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> 战国万人敌 > 405.符纹师考核
    “沙君,我突然想回淮中。笔趣菜手机端”

    宛丘城前,太康尾田整个人都不好了,为毛回国?!为毛?!

    他疯了才答应返回陈国,更疯的是自己还同意前往宛丘,觐见陈侯。

    这是赶着去死的节奏。

    “这又是何必……”

    沙皮叹了口气,对尾田道,“看在公主的份上,陈侯一定不会拿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此时的太康尾田,说话口吻已经越来越有那个江阴味儿。

    “真的!”

    嘿嘿一笑,沙皮胳膊肘顶了一下太康尾田,“要死哪有那么容易?再说了,陈侯这个人,咱们不是研究分析过了吗?就是个胆小怕事的。难道陈侯会不知道,‘桃花姬’一早就落在首李手中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道理是这个道理,可被沙皮这么一说,总觉得有点屈辱的感觉。

    太康尾田叹了口气:“现如今,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还可以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不行!”

    瞪了一眼沙皮,太康尾田又道:“见得君上之后,莫要激怒陈国君臣。”

    “我奉命前来,是借粮的,怎敢放肆?!放心,我像是乱来之人吗?”

    “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无语的沙皮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道,“最多不放狠话。再者说了,太康田你也是知道的,我们‘白沙村’出来的,从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。陈国君臣只要不先挑衅,我绝对没问题!”

    “哈……”

    信你个鬼!

    太康尾田翻了个白眼,寻思着柏举斗士死在淮中城外,那也真是霉运当头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进城罢!”

    此次从淮中城前来,队伍规模不小,因为借粮这个事情,万一陈国答应了,除了陈国自己组织队伍之外,淮中城自己也有船队。

    其实江阴邑在江北开辟的村邑、城寨,已经有相当规模的挽马产出,但目前主要用途还是在开发江北的土地上,用来运输,实在是有些浪费畜力。

    能够用人力、船运替代的,暂时还是剩下宝贵的畜力。

    挽马除了驮乘拉货之外,还是农事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    新式犁头可以多匹马来拖拽,加上新式的斗车,畜力能够节约大量宝贵的人手,用以调配到手工业上。

    加上庄园经济对劳动力的需求是无穷无尽的,比如开辟新的竹园、桑田、麻田、粟田、麦田、茅蔗田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型农庄,农奴数量五十到两百人总归是要的。

    而这样的小型农庄,在扬子江入海口的两岸,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毕竟在承担衣食住行各种生活资料的生产任务之外,李专员还需要把大量原本根本做不到一块去的“百沙”野人,彻底捏成一块。

    捏成一块的方式,自然是利益,而除了利益,也就是物质基础之外,精神文明建设就是教育。

    军事体制的教育模式想要对外推广,成本可不低,哪怕有样学样,学不会就骂就打,针对三四十万人口,能骂会打的麻辣教师需求量,也是个恐怖数字。

    养几百号几千号不从事农业、手工业生产活动的“老师”,等于就是养同样数量的士人。

    这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以前李专员没时间,但现在老妖怪临死之前的一通凶猛操作,让吴国张牙舞爪地做了最后地膨胀。

    哪怕是“虚胖”,至少体量上来说,看着块头就很大。

    块头大,至少也能唬人一代。

    此刻,李解敢让太康尾田前往陈国借粮,也是料定陈国面对现在“如日中天”的吴国,只能打碎牙齿和血吞,绝对是半个罗圈屁也放不出来。

    至于狠话,大概也就是在宛丘宫中,陈侯自己抓狂地无能狂怒。

    此刻,进了宛丘城的太康尾田虽然心惊胆颤,生怕君上把他逮过去一顿狂喷,然后拖出去腰斩。

    但又隐隐地窃喜,心想老子现在横竖也是抱上了一条大腿,自家君上这个糟老头子什么胆色,别人不知道,他太康尾田还不知道?

    万一君上又怂了,他太康尾田,未必不能白捡一个功劳啊。

    而且可能还不止一个功劳,李解那里借粮有功,陈侯这里,同样也是借粮有功啊。

    心情很复杂的太康尾田等了一天,终于宛丘宫来了寺人,还是老相识。

    “事情怎会如此?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谁曾想路过颍水,遇上蔡国‘玄甲旅’,那蔡英截下队伍,这便进退为难。岂料楚人丢弃州来城,吴人来袭,‘玄甲旅’根本不堪一击。”

    双手一摊,尾田更是道,“现如今,说这些都是废话,须知道息国已亡,息侯被蔡侯带往郑国,如今想要复国,定是无望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江阴子占了息城,数千蔡人投降且先不提,随国……”太康尾田欲言又止,让寺人一愣,连忙催促他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随国如何?”

    “随侯将‘龙子’宝珠都赠予江阴子,除‘龙子’明珠之外,还有粮秣,以助猛男决战楚国斗氏!”

    寺人听到这个,整个人都是懵了,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事儿虽然宛丘有消息,但并不周全,具体发生了什么,陈国哪里知道?

    打起仗来的时候,陈国细作就是吃屁的,稍微有点动作,就是被双方杀成狗。

    此刻,听了太康尾田的描述,寺人只觉得吴国王命猛男简直是逆天,随侯居然是这么随便这么跪舔的吗?

    但一想,随国嘛,不随便能叫随国吗?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随侯将最受宠的女儿,送至白邑。此女,原本是要嫁入楚国,为楚国先王侧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疯了,随国真的很随便啊!

    寺人当即无语,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,半晌,才问太康尾田:“此来便是借粮?”

    “借粮。”

    太康尾田点点头,然后深吸一口气,目光镇定地看着寺人:“还有一事,汝斟酌一番,告知与否君上,由汝定夺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‘桃花姬’一事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也不是。”

    表情很纠结的太康尾田让寺人看得浑身难受,一副便秘的样子,顿时催促道:“这是甚么话?是就是,不是就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确有‘桃花姬’,只是,还有‘小桃花姬’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捂着心口差点暴毙的寺人顿时呼吸急促起来,要不是太康尾田赶紧扶着他坐下,又是拍胸又是抚背的,大概就是回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呵、呵……

    “汝……汝……”

    手指颤抖地指着太康尾田,“汝犯此大错,焉敢返回宛丘?!”

    “不敢,然则江阴子之命,岂敢违抗?汝可知眼下江阴子……”顿了顿,太康尾田更是小声道,“昨日又有野人抵临宛丘,见过沙皮。汝水捷报,江阴子已擒下蔡侯、郑侯。”

    再次捂住心口,寺人感觉自己可能要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