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> 都市之圣手邪医 > 530.先把事情定下来

530.先把事情定下来

    “也许采用的幻境之法,狄志天的师兄和我打过交道,在这之前他师兄用过,就是环境没变,他用了一种幻术,使看的人产生错觉。”

    薛晨当然知道怎么破解这幻境,他不断地敲击看起来像悬崖峭壁的地方,只要找到空旷之处,再猛力的砸下去,幻境门就会全部碎裂,所有的幻境就会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薛晨动用他的独特眼力,判断哪块岩石看起来没有厚重之感,再配合自己的手部敲打。

    木莲格也是急得不行,要在寿辰举行之前,潜入狄志天的住处,那样才能不被发现,否则大门一关,像他一样的普通人,肯定过不去的

    木莲格瞪眼观看薛晨,要是以他的性子,肯定乱砸一通。

    薛晨笑笑:“乱砸一通,你还能分辨出来声音的轻重吗?”

    木莲格着急的看着薛晨淡定沉稳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到他把拳头一下砸向坚硬的岩石,木莲格瞪大了眼珠子:“这是看看谁硬?”

    这念头刚刚出现,他们面前的整座悬崖峭壁全都消失不见,薛晨说道:“我刚刚砸的是幻境之门。”

    现在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处庄园,庄园外围有些小树。

    “赶快砍伐树枝,抱在怀里,遮住你我的面部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装作干活的伙计,混进去后,在相机行事。”

    庄园里人来人往,一派热闹景象,但是门口有人把守。他们如何能进去?

    “把柴火给老刘抱过去,我去撒泼尿。”薛晨把柴火递给木莲格,踹了木莲格一脚,把木莲格踹进庄园里。

    大门口的喽啰,当然知道厨房做饭的老刘。一看俩下人相互打闹,也就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薛晨把赶尸人木莲格送进庄园,自己纵身一跃,翻过了高高的院墙,用手机给木莲格发了一个“好”字

    木莲格会意,低着头,用碳把脸抹了抹,出来同样也给薛晨把脸抹了黑。

    边抹边问薛晨:“你怎么知道厨房里有个大厨姓刘?”

    “张王卢赵遍地刘,这句顺口溜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么回事,我还以为你了不起,是神算子。”

    俩人握着扫把,装模做样的扫着院子,观察着都是些什么人来到庄园。

    看起来,来的人都不是普通人,薛晨从他们迈的步态分析,那么魁梧的身体,脚下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。

    想他们武功可是了得。

    等人们献上寿礼后,寿宴开始了。

    狄志天坐在主位上,正在和人们吹嘘:“老子我今天过一百二十岁大寿,闯过了这一关,老子就朝五百岁奔,到了那时,本人就踏入了仙门半步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可要拉小弟一把,能够得道升仙,小弟愿意奉献身外之物。”一个来贺寿的人很羡慕,马上就想给狄志天奉献财宝。

    “大佬一百二十岁可是一个大关卡,人们说这是天命之年,是个大劫,看到大佬安然无事,想必大佬修炼的很到位,用了独特的延寿之法。”

    狄志天一捋胡须:“那只是雕虫小技,本座都不稀罕用,自有仰望本座的痴民,自愿为本座付出他的灵气,他自己赴死也在所不惜。”

    薛晨和木莲格装着在屋外扫地听到这话,相互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大佬威名,震彻环宇,实在让人敬仰。”

    “大佬,最近江湖不太平啊,先后有数位武林人士惨死在一个小儿手中,我听说的就有幻龙、毕化雄、还有风灵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风灵子武功都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,竟然也死在了这小儿手中。”

    狄志天听到这里,身子一震。想那我师哥风灵子的武功只是比我稍稍逊色一些,就死在了薛晨手里。

    这一次,我去取将死之人灵气,也被他阻挡,差一点没有逃脱出来,亏着我轻功卓绝,才得以逃脱,以后一定要多加提防。

    想到此,他对每个端盘子的人,都仔细的审视一番,发现还是他原来的老奴仆,就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接着吹嘘道:“就那闯荡江湖不久的小儿,使出全部的招数,都不及我小手指头的力道,怕他干啥,要是叫我遇见,立即就能叫他化成灰。

    “大佬威武!仰望大佬。”

    人们端起酒杯,像狄志天敬酒,狄志天小酌一下,就放下酒,夹了一口菜。

    薛晨这时问:“木莲格,你带灵符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是做这行当的,怎么能不带着灵符?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们上厕所守候,这狄志天一会去厕所。”薛晨判断道。

    木莲格又惊叹道:“大哥真神,这都能算出来。”

    薛晨笑道:“你们农村,听说巴豆这东西吧?看看这就是巴豆研成的沫。”

    木莲格笑道:“原来,你用巴豆制成泻药,放进那狄志天的菜里了?”

    “举手之劳,我们在屋外扫地,端菜的路过,抹汗的功夫,药粉就进到了菜里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话,狄志天真的在仆人的陪伴下,来到了厕所。

    薛晨对木莲格说了一声:“我出去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薛晨像一个普通下人一样弓腰驼背走着,经过陪伴狄志天俩仆人身边的时候,猛然站起身,举手分别朝着俩仆人后脖子砍去。

    薛晨是找准俩人致其昏死穴位,过一刻钟,这俩人自然会醒来。

    薛晨把他们俩拖到旮旯。用麻袋盖好,转身回到厕所。

    “木莲格,不要怕,快出来,他已经被泻药弄得力气全无,拿好你的灵符,把朱晓典的灵气护主。”

    薛晨完全用平常的音量说着,没有任何顾虑。

    薛晨大声的对木莲格说道:“把你的招魂铃拿出来,赶紧动手。”

    当薛晨打开狄志天去的厕所蹲位时,拉开门一看,愣住了,狄志天并没有蹲下,而是好好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毛都没长齐的小儿,还敢打本座的注意?就你给本座下的巴豆,本座修行了上百年,岂能闻不出来?

    我上百年的道行,岂能怕你?不如顺了你的愿,到厕所,再取你灵气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取别人的灵气,并没有和你自己的元气相融合。依我看来,你头顶隐晦缠绕,今天必是你的大限之日,我只不过是替天行道罢了,你害人并没有利己,只怪你修行不够。”

    说罢,薛晨想一掌劈向狄志天的头顶,按住他的百会穴,在使他鼻子和嘴张开,让朱晓典的灵气听见招魂铃的呼唤,飞升出来。

    这老家伙一阵阴笑:“我修了一百多年的道行,就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儿,你修炼的那几年,只够我百年道行的零头。

    我之所以没有在大庭广众下,把你揪出来,是怕坏了我寿宴的喜庆气氛。”

    薛晨不管他啰嗦,直接命令木莲格:“招魂铃摇起来!”

    随着一阵一阵急促的招魂铃声,这老家伙急忙捂住胸口,朱晓典的灵气在他体内上下窜动,马上就要冲开他的穴道,喷薄而出。

    狄志天可不知道木莲格竟然站在了薛晨一边,他一手捂着胸口,一手愤恨的指着木莲格:“你我同是修阴.门派,你竟然站在外人那边,陷害同门?”

    木莲格笨嘴拙腮,进不出什么道理,只是喃喃的说道:“人各有命,你强取他人性命,就是不应该嘛。”

    趁着木莲格有些不敢面对狄志天,摇晃的招魂铃慢了下来,朱晓典的灵气一时分辨不了方向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狄志天一下冲出厕所,从窗户飞身到洒满浓阴的树下,他要好好安抚体内朱晓典的灵气,使之与自己的元气融合在一起,来延续自己的寿命。

    狄志天一边要安抚体内朱晓典的灵气,一边要对付薛晨,害怕自己精力有限,急忙拿出手机,打开视频,对着宴会厅上的修阴派同僚昆仑老祖说道:“我遇到了麻烦,你老帮我!”

    “你修为深厚,怎么会招架不住毛贼?”昆仑老祖不知道狄志天究竟是遇到了什么麻烦,很奇怪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着我的视频,找到这遮天蔽日的大树,快来帮我。”狄志天看见薛晨和木莲格追了上来,立即把视频放到树杈上,呼进一口气,强力咽下呼之欲出的朱晓典灵气。

    他在等待昆仑老祖前来,帮助他夺取木莲格的招魂铃,那样的话朱晓典的灵气听不见召唤,就会安分的待在他的元气里。

    薛晨看见狄志天正在浓阴下打坐,赶忙招呼木莲格快速的把招魂铃摇起来,越快越好。

    招魂铃急速的响起来,搅得狄志天坐不安稳,他挺胸口站了起来,薛晨一看,双手握住木莲格的摇动招魂铃的手,助力他摇动的更快,更加响亮。

    招魂铃尖利的声音刺破一切阻挡,一下就找到了朱晓典的灵气,引领者朱晓典的灵气离开本来不是他的躯体。

    薛晨打开曾经收集了幻龙黑气的宝盒,把朱晓典灵气收了进去,赶快叫木莲格拿了灵符,封住了宝盒。

    狄志天已经老去不再有生机的元气,没了灵气的支撑,一下子就瘪了下去。

    狄志天周身的皮肤没有了气的流动,就跟蔫瘪的茄子,死塌塌的聚在一起,狄志天缩成一小堆,终于在他天寿到来的这一天,死了。

    等昆仑老祖找到这大树浓阴下,薛晨和木莲格已经拿着宝盒,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昆仑老祖拿着狄志天留在树杈上的视频,从头到尾观看了一回,明白了一切,也记住了薛晨。

    他薛晨竟然在狄志天的寿宴上出手,太不把他们修阴人的同道,放在眼里了,昆仑老祖感觉薛晨这么做,简直就是在羞辱他。

    昆仑老祖是整个修阴界的至高所在,你在我眼皮子底下,对我同僚下手,就是在侮辱我,是可忍,孰不可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