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> 骑砍风云录 > 177.到傲家做客
    碧蓝的天空上突然零星开始有雪花飘落,很快就在地上积出薄薄一层。手机端 一秒记住『笔\趣\菜→m.\b\iq\u\cai.c\o\m』为您提供精彩\小说阅读。西多夫好一会没有说话,李察倒也不着急,默默陪着他一起继续散步,在积雪上留下一串长长的脚印。

    “荒野生活有个大问题就是安全很难有保障,伊瓜因和他的家人就遭遇了这个问题。”西多夫突然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地精?豺狼人?”领主大人不禁回想起自己刚到荒野的那段时光。和现在面对的亡灵龙比起来,那时候的敌人还真显得有几分可爱。

    “都不是,他们遭遇了一个食人魔部落,一个饥肠辘辘并且有几十个成员的食人魔部落。”西多夫的声音不急不缓,听不出太多情绪,“几个普通人怎么可能抵挡的了那种身高三刃、体重近千磅、还长着两个脑袋的怪物呢,他们连跑也没能跑掉,一个不落地被食人魔抓住。”

    “食人魔勉强能算是智慧生物,各个部落也会产生自己的风俗,就跟咱们人类一样。那个部落的风俗就是他们喜欢把抓到的男人第一时间吃掉,而把女人活着吊在树枝上,留着以后再吃。”

    李察听到这里,心里隐约有点猜想。但他没说话,继续安安静静当个听众。

    “伊瓜因的父亲和两个哥哥当场被砸死,作为食物囫囵填进食人魔的嘴巴。而母亲和姐姐则被吊在树枝上,作为储备食物,暂时留得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很幸运又很不幸,伊瓜因由于相貌过于俊秀,也被认为是女人一起吊在树上。”西多夫叹了口气,叙述却并不因此而停息,“于是在亲眼目睹父亲与兄长死去之后,他又亲眼目睹了母亲也落进食人魔之口化为血水,然后是姐姐。”

    李察忽然感觉天气好像有些冷,不由得紧了紧衣领。

    “正当马上下一个要轮到他的时候,风龙奥西里斯从天而降,主动成为伊瓜因的伙伴,于是庞贝从此多了一位龙骑士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伊瓜因讨厌被认成女人,还梦想有朝一日能成为真正的骑士。”李察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光鲜的一面都是给别人看的,内里的痛苦则只有自己才明白。”西多夫点点头无限唏嘘,“李察,这孩子经历过你难以想象的痛苦。所以拼命想证明自己,已经变得足够勇敢,有能力保护想保护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他在为面对亡灵龙怯战而失望。”李察耸耸肩。

    他对伊瓜因倒没什么太大的恶感,不过这种情况还是让他自己一个人静静为好。

    “说点轻松的吧。”领主大人打了个响指,“你觉得接下来这十几万庞贝军会何去何从?”

    “留下一部分守着占领地,其他人直接退回庞贝。”西多夫言简意赅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本身损失就不小,又遭遇到了完全摸不着头脑的亡灵。”西多夫顿了顿,接着说道:“就像一个受伤的猎人,又在山中看到了猛虎的脚印,怎么可能还会继续前进呢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兴趣来高山堡喝杯茶?”

    “我挺想去看看,因为总觉得你这个人有点神秘。”西多夫当着李察的面倒是毫不避讳,“不过短时间内肯定不行,现在我连营地都出不去,到庞贝肯定也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。”李察赞同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虽然几乎可以肯定,眼前这位老将也是亡灵之夜的受害人。但是庞贝主事者只要还没发疯,肯定不会仅仅因此就放任他离开。毕竟兹事体大,消失几百年的亡灵突然重现人间,怎么重视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领主大人自己其实也很好奇,这些亡灵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。不过一时半会他多半也插不上手,回去等消息就好。

    “不过可以让薇拉跟伯纳和你去一趟,这点面子我应该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往年的十一月份不过是初冬时节,些许寒气还不会太难熬。但今年简直冷的邪门,白毛风从早吹到晚。哪怕太阳在天上明晃晃挂着,一股寒意也是直往骨头缝里钻,穿再厚的衣服都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高山堡旁边那条平静的“怒涛河”,早已被彻底冰封。除了一群巨怪偶尔闲的没事去砸冰取乐,其他人都尽可能躲在屋里。高山堡从领主大人那里继承来一项优良传统,那就是在生活水平上特别舍得下本钱。

    矮人工匠们打造出长长的铁管,埋进墙壁里,让热水在里面循环。这样不用点燃明火,屋子里也能变得特别暖和。巴克兰作为老人对此特别受用,连连称赞铁匠们聪敏非凡,罗比却表示这只是领主大人智慧的小小一部分。

    “李察虽然正事上不靠谱,但是在这种歪门邪道上还是挺有天赋的。”巴克兰攥着一根鸭腿,狠狠撕了一大口,嚼得腮帮子高高隆起,使劲一仰头才勉强吞下去,也真是不怕噎死。

    “老厨子都跟着他们出征去了,这新来的半身人手艺就是跟不上。”

    正在分菜的厨子翻了个白眼,手勺一勾,原本要分给巴克兰的肉排又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老货,说谁不靠谱呢。”李察像个幽灵一样,无声无息地出现在老白虎身后。

    出征的队伍刚刚回来没多会,那些站岗的附庸族一看是自家人,根本都没吭声。

    巴克兰一哆嗦,手里的鸭腿掉在地上,捂着心口连连抱怨:“人吓人能吓死你知不知道,我这个岁数哪经得住!”

    看到领主大人进来,原本在正大饭堂吃饭的领民和工匠呼啦啦站起来一片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李察摆摆手,自己坐在专属位置上。这地方没人敢占,不过也没落灰,看来打扫还算勤快。时隔这么久,又重新坐在这个地方还真是感觉熟悉又陌生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安妮也在,正端着一杯热腾腾的甜牛乳慢慢啜饮。半精灵穿着一身淡蓝色长裙,头发随意拢成丸子,尖耳朵从发丝中探出来,显得气质很空灵。

    “刚到。”李察打了个响指,厨子开始给他使劲添菜。

    “这一路咋样?”巴克兰也指着空盘子示意,不过没人理他。

    “我可跟你说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