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> 阴间密码 > 第一百八十九章 污迹

第一百八十九章 污迹

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下,道长哪去了?

    算了,不在就不在吧,这也在意料之内。我心念一转,陡然现出原形,屋里人正讨论着,突然看到多个人出来,都吓了一跳,气氛马上鬼气森森起来。

    我走到正位,虚坐在上面,说道:“我是千年恶鬼,现在有件事想问问大家,谁答出来了我就放过谁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哆嗦,大公子又要昏厥。我发现古代人对于鬼神极其敬畏,稍微一吓唬就能崩溃。

    “你们老爷是不是经常提起某个地方,和他的成仙有关系?”我扫视全场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不敢和我对视,好半天二太太弱弱地说:“老爷有时候会提起不周山,但是不知道和成仙有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不周山?”我纳闷。

    管家赶紧道:“从我们这里往西走,出城大概四十里地就能看到一座大山,那就是不周山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怎么说的?”我问。

    二太太吭哧吭哧好半天才说道:“老爷就提了这么一嘴,说不周山上有仙人,凡是要成仙的人都会去那里等着上天,有仙女跳舞还有彩凤双鸣什么的。这事他提过一嘴,不是你问,我都想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我站起来:“我告诉你们,如果说假话等我回来的,你们一个个就等着倒霉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,不敢欺瞒。”所有人都跪在地上,大气都不敢喘。我冷冷哼了一下,从他们头上跃过,轻飘飘出了门。

    我慢慢悠悠漂浮着出了城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我只是一团意识,行走过程中,针对通灵镯开发出很多新奇的玩法。我可以在这里实现瞬移,但必须是所闻所见,比如说不周山,我知道是在大约什么位置,可没去过,见不到想不出,就无法瞬移了。而站在街尾,能一眼看到街头,只要看在眼里,心念一动,就能瞬息移动整条大街。

    这样我赶路就无比轻松了,只要目光所视,就能瞬间到位,几十里地就跟玩似的。正在一段段瞬移的时候,忽然前面的官路上有一驾马车正在赶路。马车飞快,车老板甩着鞭子啪啪响,马也是好马,掠着四条腿狂奔,木板车被拽得嘎吱嘎吱乱响。

    马车上有一个小屋,四面遮掩,看不到里面是什么人,不知为何急着赶路。

    我心念一动,整个人已经来到马车后面,就在这时,突然从小屋里传来一阵狗叫声,随即后帘子掀起来,露出一张脸。

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下,正是子善道长。这道士手里抱着一条黑狗,黑狗的脑袋塞到帘子的外面,黑狗极为敏感,冲着我的位置狂吠,“汪汪汪”叫个不停。

    子善道长脸色大变,狐疑地四下看着,喃喃自语:“这俩小子还真他妈有本事,这么快就追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抓了一把什么东西,顺着后帘子往外一抛。

    这东西是艳红色的,如同一捧红沙,我下意识感觉极度危险,不敢上前,一个瞬移躲在远远的地方,红沙在空中笼罩了很长时间不消散,我极度疑虑,不敢靠前。

    等了好一会儿,沙子才渐渐落地。

    子善道长毕竟是道法中人,本事还是有的,他如果用驱鬼的法子对付我,不确定有没有用,但不敢冒这个险。

    我瞬移到山角,拐过去一看,马车早就没影了,借着月光看到地上铺满了红色沙子,呈向前的直线型,也就是说子善道长一边坐马车一边抛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我悬浮在空中,尝试着落地,一只脚踩进红沙。这么一踩,红沙上陡然出现我的脚印。

    我猛地一惊,这不可能啊,我和这个世界不能交互,怎么这团红沙会出现脚印。再一抬脚,发现刚刚踩过红沙的右脚,脚底变成了红色。

    我不敢再尝试,赶忙悬浮起来,用手去掸脚底的红色,这一掸坏了,手上也沾了红色,两只手再这么一搓,全都成了红色。

    坏了坏了,我一个瞬移到了前面,这里的地面没有红沙。我赶紧在石头上蹭手和脚,却无法触碰石头,这些红色紧紧粘在皮肤上,和石头根本就摩擦不了。这时有涓涓流水的声音,抬头看不远处有条溪水,我一个瞬移到了近前,借月光照向水面,我全身都可以隐形,只有手和脚是艳红色的,怎么隐也隐不了。

    我心头大震,好半天没缓过神,这种红沙没别的用处,就是把我给标记出来,无法隐形遁身。

    我有点惊慌又有些心寒,这麻烦了,这些红色不知道能不能带到现实里。就算带不出去,就这么跟着我的意识,无法遁形,这也够受的。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我才真正开始对子善道长有敬畏之心了,这牛鼻子老道,别说还真有点玩意。

    我心乱如麻,这时候李大民在就好了,刚起这么个念,马上告诉自己不能这么想,不能老指望李大民。我和他三观不合,已无法合作,以后有什么事要自己解决。

    红色就红色吧,目前来看对我没什么伤害,就是犯膈应。子善道长用出这种方式,那我也知趣,离你远点行不。

    我继续瞬移向前,夜风中一段段前进,看着红彤彤的手和脚,这个别扭劲就甭提了。

    就这么着,正往前走呢,眼前出现了连绵群山,想必这就是不周山。这时,对面不远处慢悠悠过来一辆马车,正是子善道长乘坐的那辆。

    我有点奇怪,他怎么往回走了?

    既然他在,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,赶紧一个瞬移躲在旁边的大石头后面。这辆马车回来的速度就慢了,完全比不上去时那股子的猛劲。

    在擦肩而过的时候,我看到马车小屋的门帘子是撩起来的,里面空空如也,我猛然一惊,子善道长已经下车离开了!

    车老板不急不忙赶着马车,怀里揣着一壶酒,时不时嘬一口,这也算酒驾了。

    我一个瞬移到了他的旁边,用红手拍拍他。我触碰不了车老板,他一甩眼却看见了我。我半隐半现,手和脚殷红如血,车老板当时就吓毛了,手里酒壶飞了出去,差点没从马车上栽下去。

    我蹲在他旁边轻轻说,“我不会伤害你,先把车停下来。”

    车老板赶紧拴住马,全身哆嗦成一个。月光下我如鬼似魅,他浑身颤抖着,话都说不溜。

    “刚才你是不是载过一个道士?”我问。

    车老板看着我,傻了一样,突然间他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,好像是个封闭的盒子。我没看清具体是什么,他打开盖子,猛地泼过来。我一下没躲开,泼的结结实实,感觉一阵恶臭,淋了个满头满脸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我感觉踩在马车的双脚忽然有了触感,我感觉到了马车,能踩在上面了?!

    就在错愕的时候,看到自己全身现形,变成一个完整的人。车老板飞起一脚正踹在我肋巴骨上,骂了一声“去恁娘的。”

    我竟然从车上直接踹到地上,重重一摔,七荤八素差点没摔出去。

    车老板坐在马车上兴奋地大叫:“道长果然高明,他告诉我回去的路上凶险,有恶鬼缠身,让我拿黑狗血泼鬼!哈哈,果然有用,有用。”

    他看我想爬起来,还是有点怕,赶紧拽起缰绳,大叫一声,“驾~~驾~~~”马飞起四条腿狂奔而去,一人一车转眼间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我躺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,车老板不愧是干力气活儿的,这一脚差点没把我踹到西方极乐世界去。

    我好半天爬起来,全身上下都是恶臭的黑狗血,淋淋漓漓往下滴答。

    我赶紧联系通灵镯,竟然联系不上,一点感应都没有,低头去看,通灵镯上竟然也沾上了狗血,污了大片。

    这瞬间我差点尿了,脑子嗡嗡乱响,一片空白,不,不会吧。

    我来不及多想,只记得在旁边有一条山溪的支流,赶紧跌跌撞撞进入草丛里,拼命往前找。深夜的山风,草丛划过皮肤的感觉,蚊虫叮咬,所有的触觉仿佛一瞬间都活了,我踏出的每一步,都能感觉到大地的沉重。

    踉踉跄跄跑出去很远,终于听到哗哗的水流声音,拨开草丛,看到纯净的山溪沿着水道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恍若见到光明,噗通跪在水边,颤抖着把通灵镯从手腕上摘下来,放到水里,仔仔细细地清洗着,随着水流,上面的狗血慢慢洗净,可还是有一片污迹怎么也蹭不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