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> 次元勇者 > 443.七十二域十三天

443.七十二域十三天

    “是,对,你说的都对。”

    贞德失魂落魄的应着白华的问题,眼神···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想她贞德·达尔克,从业至今数百年,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憋屈,那种某方面被碾压的错觉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好想一旗子砸死这家伙?

    终于,在近乎半小时的交流后,白华心满意足的拍着贞德的肩膀,笑了。

    “ruler,经过我的忽···劝解,是不是有种精神层面得到全面升华的感觉?”

    “是···是——”

    贞德打了个寒颤,心中不免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这时太阳完全升起,吉尔伽美什沉默的走了进来,坐在角落的椅子上,拿出美酒在哪儿自斟自饮,看起来萧瑟无比。

    两人被同一种气息所吸引,目光在空中对上,一股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悲凉感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“嗯,好了,如果没有事情了的话,ruler,拜托你去给齐格辅导一下吧,我这边还要提前准备一下。”白华和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那个,我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哼哈哈哈,你竟然让一个村姑去辅导别人学习,你是想笑死本王吗?哈哈哈哈~!”

    愉悦的狂笑声在房间内回荡,直到白华投去视线,吉尔伽美什顿时不笑了。

    “老村长,看来你的思想觉悟,还远远不够啊。”

    没错,因为阿塔兰忒的加入,archer职介重复,自然不能再称呼对方archer,因此,吉尔伽美什从新恢复了‘老村长’的光荣称号。

    这本身无异于羞辱的称谓,让吉尔伽美什愤恨之余,却又无可奈克,但现在最令人纠结的不再是称呼了。

    不,应该说,比起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,称谓什么的,只是可以接受的小事情。

    “等等,你这混蛋想干什么,别···别过来,本王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好了,老村长,正好给ruler做了下心理辅导,接下来,轮到你了。首先,要把你自以为是的性格改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手掌如铁钳一般固定住吉尔伽美什的胳膊,然后硬生生的将对方拖进小房间中。

    不多时,碎碎念般的言语,不断从房间中涌出。

    当然,不同于贞德,吉尔伽美什是一位拥有理智和智慧,却拥有火爆性格的王者,自然不会被白华洗脑般的语言轰炸给冲昏脑袋,反而越来越愤怒。

    但胜在对方无限回复的令咒,他反抗不了,又烦不胜烦。

    “这···白方御主,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么?”贞德擦去不存在的冷汗。

    她是真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昨天才被召唤出来,不过······或许这样也不错。”阿塔兰忒严肃的摇摇头,继而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对白华,她不知道该如何评价。

    清楚的,只需要有一点,对方,是御主,拥有绝对权限的御主。

    此时的她,还有在外面侦查的齐格飞,已经彻底沦为白华的眷属,甚至于,他们都不知道,现在的自己,是否还是‘阿塔兰忒’和‘齐格飞’。

    毕竟从者,是英灵的分身,虽然根据灵基的变化,一个或两个同样的‘阿塔兰忒’出现在同一时代,也并非值得惊讶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白华的召唤不同。

    其一,赋予他们真实的**,从死灵,变成活生生的生灵。

    其二,在回应召唤之前就定下的,绝对的契约,虽然不被令咒约束,但白华的任何言语,都将拥有比之令咒更强的约束力。

    其三,切割,阻隔。

    彻底阻断与英灵本体的联系,至此,他们虽然拥有原先的记忆,原先的宝具,原先的能力,可却是实实在在的个体,而非分身。

    不过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虽然不了解,但有一点可以确信,御主的人很好,如果他真能说到做到,那么吾等全力侍奉于他,未尝不是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唔,是吗。那么恕我失礼了,不会再询问此类问题。”贞德想了想,问道:“那齐格他···刚才的教学··什么的,是因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是指?”

    “唔~,就是学习,为了融入人类社会而学习的话,我可以理解,但这···会不会太急了?”

    “啊,是那孩子啊。”

    阿塔兰忒微微一笑,浓郁的母性气息浮现出来,说道:“御主他,只是担心那孩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担心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按照御主的说法,希望那孩子平凡的活下去,不需要因为saber的缘故,也不必因为御主的缘故,只需要活下去就好,学习、结实友人、成长、结婚、延续后代,哭过,笑过,被伤过,愤怒过,仅此便好。”

    那些只是平凡又平凡,再平凡不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可惜,那种生活,只要在御主身边,就不能得到。‘神秘会吸引神秘’,是这个时代的真理,而御主身上,有匹敌根源,甚至超越根源的神秘,如果留在御主身边,那孩子必将远离平凡。”

    “平凡···么?”

    贞德轻声呢喃,一个小小的词汇,却和英灵的她是绝缘的,不过有一点,贞德知道,神秘界太过残忍,也过于黑暗,平凡,才是最难得可贵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是的,平凡,所以御主要尽快送齐格离开,尽可能的让齐格多学会一些事物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那你手上的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嗯,是给齐格准备的行李,一些方面,御主是一个粗心大意的人,saber也是那样,这些只有我来整理了。”阿塔兰忒微微一笑,提着行李箱走向门外。

    贞德打开齐格的房间,心底生出一丝连自己都没察觉的羡慕,然后注意到了一摞摞的书本,一瞬间整个头都大了。

    她,圣女贞德,不会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咳咳,齐格,有些知识,书本上可记载不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一些知识无法教导,但一些人生道理,却是可以传授的。

    又半个小时后,齐格被白华叫出房间,其身边还有一堆堆的行李。

    “好了,齐格,你应该出发了,之前教导你的,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“记得,我现在的名字是‘齐格·藤村’,冬木市藤村家的养子,今天留学归家,未来藤村组的boss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要记住,平凡的活下去,到了rb,你的义姐会好好教导你的,她是一位教师。”白华笑了笑,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还有什么愿望吗?在我能力范围之内,我会视情况帮你完成的。”

    齐格顿了顿,有些犹豫的说道:“如果可以的话,请拯救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不,只有这个愿望,我帮不了你。齐格,如果觉得人生没有意义的时候,就去解题,到时候你会感觉到充实的。”将一摞比人还高的书本交到齐格手上,白华立即点了点法杖:“那么——【传送】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