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> 吻痣 > 第 8 章
    第8章

    清河会所顶楼。

    出来绕了半圈,还是回到吴颂和商骁之前在的包厢里。

    这一次,房间里多了两人,却安静得近乎死寂。

    苏荷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,双膝并拢,白皙的小腿合在一起,双手搭着膝盖。

    再加上那微微低着头的模样,就像个做错了事准备挨训的小孩儿。

    计安安站在苏荷沙发后,表情还处于震惊到茫然的空白状态,时不时看一眼乖巧得前所未有的自家老板,以及对面那个眼神冷淡冰凉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应该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房间里最淡定自然的当属吴颂——他抱臂站在窗前,眼神一直颇有玩味,在苏荷和商骁之间打转。

    这场沉默酷刑持续了两分钟,才终于结束在男人清冽的嗓音里。

    “你来这种酒局的事情,苏伯父知道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苏荷。”男人沉声。

    “不,”苏荷不安,往沙发里缩了缩,“他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商娴知道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荷还是第一次见商骁这么凶,俊脸上仍旧清清冷冷的,但眼神却让她想跑。

    所以她犹豫了下,就大着胆子:

    “嗯……知道?”

    “是我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。”苏荷心虚地低头,“她知道。”

    商骁没有再问。

    苏荷刚偷偷松了口气,就见那人拿出手机。

    苏荷:“……?”

    一秒后她反应过来:“!”苏荷不假思索,起身就扑——

    “我我我我来给她打电话就可以!”

    商骁冷淡一瞥。

    苏荷身形一僵,又不小心被某人长腿一绊。

    苏荷直接摔向单人沙发,跌进男人气息清冷的怀里。

    不等女孩儿回神,微凉的手覆上她的后颈,把她的挣扎按在身前。

    上方的嗓音清冷又勾人,微微震动了白衬衫下肌肉紧实的胸膛,在让苏荷面红耳赤的温度里响起:

    “安静等着。”

    没有受到干预的通话,顺利被对面接起——

    “哥?”

    “嗯,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么晚了怎么突然主动打电话给我,太阳从西边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商骁淡淡垂眼,视线不经意扫过怀里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人还真是听话地趴住了,一动不动。露在乌黑如鸦羽的柔软长发间,女孩儿小巧的耳朵露出来了,红彤彤的。

    商骁一怔。

    “哥?——打了电话又不说话,你拨错号码啦?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商骁收回思绪,“苏荷今晚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??”

    苏荷原本还在男人怀里僵着,听见这句话突然回神,惊恐地想抬头。

    然而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“哎?她在哪儿我怎么知道,你找她有事啊?那我帮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。”

    电话挂断。

    手机被扔到旁边,砸得沙发一震。

    “再编一个。”男人声音微寒。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苏荷心里哆哆嗦嗦地抬头,对上那双清冷里压着薄怒的眸子,她呆了两秒。

    一颗小脑袋不自觉地抬了抬。

    “嗝。”

    商骁:“。”

    苏荷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她要被自己怂哭了!

    而商骁低垂下眼。

    趴在自己怀里的女孩儿正仰着脑袋看他,似乎是方才被他按太紧,她脸颊泛红,又被吓到打嗝,更显得可怜无辜。

    心底冰冷和薄怒的情绪奇迹般地消散一空,商骁侧过脸,唇角极淡地勾了下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被商娴带傻了。”

    旁观全程,吴颂终于忍不住,扑哧一声笑出声。

    他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骁神,你看你把小姑娘吓成什么样了?”

    苏荷到此时才突然想起房间里还有别人,她慌忙从商骁身上爬起来,手忙脚乱地跳到一旁。

    她心虚抬头。

    正对上吴颂若有深意的目光。

    和苏荷交上视线,吴颂也不躲,一点头,“苏小姐,你好,我是吴颂,和商骁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苏荷松了口气,“你好,我是苏荷,是……”

    女孩儿突然卡了壳。

    她低头,有些局促地看向单人沙发里似笑非笑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妹妹,世交家里的。”

    商骁起身,面上那点极淡的笑色早就散了。

    他系回西装扣子,懒懒看向吴颂,“从小认识,对我来说是和商娴一样的亲妹妹——所以以后在圈里遇上,劳你照顾一二。”

    吴颂笑道:“难得听你这大冰块说这么长一段话,那必须照顾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荷轻眨了下眼。

    对商骁的答案她并不意外。只是因为方才的亲密而生出的那些潮热躁动的情绪,好像也随着这一句话,蓦地凉了下来。

    商骁已经转望向她。

    眸子漆黑。

    “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有下次,我保证。”

    苏荷回神。

    说完她便和两人做别,拖着计安安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一晚上大起大落,搞得苏荷心力交瘁,她没给计安安问任何问题的机会,就把人打包扔出了门。

    代价就是第二天一早,便被自家助理从被窝里挖了出来。

    苏荷死死拽着被子,睡眼朦胧。

    “造孽啊你……呜,这才几点?”

    “老板,”计安安一脸严肃,正襟危坐在床头,“我昨晚做了个十分惊悚的梦,梦见骁神说你是他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大早上刚醒就被扎了一刀,苏荷现在很想把这个小助理摁进马桶冲走。

    她没精打采,认命爬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没做梦,”揉着长发打了个呵欠,“事实如此。”

    计安安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计安安:“??!!”

    计安安表情狰狞地扑上来,抓着苏荷肩头就是一阵狂摇——

    “那昨晚!老板!你特么!是真的扑了天神!?”

    “……骂老板,”

    被晃得头晕,苏荷死鱼眼盯她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月奖金没了。”

    计安安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计安安:“这是奖金的问题吗!不是!我昨晚要是拍了照片那老板你现在命都没了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苏荷懒懒抬了下眼皮。

    计安安还要再说什么,公寓门铃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一愣。

    苏荷:“……你不会真拍了照片吧?”

    计安安:“我没有!我又不傻!老板你要是被X光手撕了,她们绝对不会介意捎上我一条狗命!”

    苏荷:“……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苏荷:“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到了门口,计安安探头从猫眼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两秒后,她缩回脖子,神情惊悚。

    苏荷:“你干嘛一副见了鬼的模样?”

    “郭、郭姐!”

    苏荷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真是见了鬼了。

    郭如自恃身份,从来不会纡尊降贵地找她这个十八线,这一大早出现在自己门口……

    苏荷越想越不安。

    “不想被X光灭口,昨晚的事情就当不知道哦。”她拍拍计安安。

    计安安点头如啄米,“生命第一。”

    苏荷这才放心开门。

    “郭姐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郭如目光复杂地看了苏荷一眼,“方便进去吗?”

    “额,当然,请进。”

    到客厅沙发落座,计安安送上两杯热茶。

    郭如说明来意:“我今天来,是有一份新的通告。”

    “新通告?”苏荷着实意外,“我这个月不是要去《呈凤》剧组?”

    “不冲突。这份通告是一档大型综艺,分期录制,不会影响。”

    郭如犹豫了下。

    “我实话说,这份综艺的机会十分难得。据我所知,单邢天里就有好几个一线流量都在抢,而其中多数都没能拿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会轮到我?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其实是我想问的。”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“节目组那边点名要你,合同已经直接送过来了,只等你签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?”

    郭如从公文包里拿出合约,推到苏荷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干预你的决定,但希望你慎重考虑。毕竟,如果这次机会能够把握好,那你很可能一飞冲天。”

    苏荷接过合约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翻到最后的签名页,目光一扫,就先看见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吴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