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> 论狐妖的108种吃法 > 第二十八章 护犊

第二十八章 护犊

    “傅小子,你这排场挺大啊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见你,我们两位疆王还需要特意通报一声!”

    人未至,声先行。

    内院外传来荒王的笑声与调侃声,这使得本来气氛紧张的内院有些缓和。

    而傅龙轩听到荒王的言辞,先是微微皱眉,随后便唤众人将兵刃收起,转身朝着内院大门的方向施礼道。

    “二位王爷说笑了,若是知道您二位要过来,晚辈当派人去府上迎接才对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大门推开,荒王与景王站在门前,看见院内的情形,先是露出一副诧异的模样,随后面色转为严肃。

    毕竟眼前近百人围着墨子柒三人,可不像表面那般和善。

    “傅小子…你并未告知本王要将白小子和墨丫头弄过来啊,此时还弄的如此兴师动众…难道,你不知道他们二人是代表我们参加万国大宴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还有…你这院内的人挺猖狂啊,见到本王和景王,竟然一点表示都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此处并非极北之地和极东戈壁,但疆王就是疆王,见到疆王不施礼,那就是大不敬。

    大不敬轻则割舍挖眼,重则五马分尸,自古至今没有例外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些人还是傅府的护卫,出现这种情况,无疑是丢了傅丞相的颜面。

    傅龙轩闻言,目光环视一周,果真见到院内银甲护卫们无一人跪拜在地。

    有意思,一见面便想敲打本少……

    “还请二位王爷见谅,这些人常年留在傅府内,没见过二位,所以才会忽略礼节。”

    话落,傅龙轩摆了摆手,随即便瞧见院内除了墨、白与包三人外的所有人朝着景王与荒王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至于晚辈也有管教部下不严之罪,请二位王爷责罚。”

    责罚?你是傅丞相之子,更是当朝状元爷,如今正值万国大宴,全靠你打头阵,有谁敢责罚你!

    荒王知道傅龙轩的领罪不过是形式罢了,双眼一翻,似是有些不悦,但又没法发脾气。

    反倒是景王沉着冷静的扫了眼场内状况,随即便朝着白玉笙问道“说吧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启禀王爷…没事,方才开玩笑没有掌握好分寸,与傅少爷起了些争执。”

    “说到底还是在下与墨大人失礼在先,至于…傅少爷此举,估计也只是想吓吓我们吧。”

    话落,白玉笙拉着墨子柒来到傅龙轩面前,朝着他施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期望傅少爷大人有大量,不要与我们这些偏远小城的小官计较。”

    嘿!好你个白玉笙,本以为你想给傅龙轩个台阶下,没想到你居然拐着弯骂人!

    荒王心里有些莫名喜欢白玉笙这个人了,憋着一副坏笑的模样,等着傅龙轩的回答。

    傅龙轩的面色有些僵硬,他何曾听不出白玉笙话语中的意思,可荒王与景王在场,如果他骂回去,只会带来麻烦。

    “唉…罢了,实在是本少敏感了。”

    “方才若是惊吓到白先生和墨姑娘,便在此道声歉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…玩笑这种事情还是少开得好,毕竟…龙渊古城内不愿开玩笑的人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并且…古城内的水…远比你们想象得深,深不可测的那种深。”

    白玉笙听着傅龙轩的话,知道虽然表面上是在劝告他为人处世,但实则却是警告他,这座古城尽在他的掌控中。

    如果白玉笙和墨子柒有任何逾越举动,二人定会有性命之忧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算是和好了?”

    荒王何尝听不出来傅龙轩话语中的意思,只是仍装作一副鲁莽的模样,掏着耳朵的同时,稍显随意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眼下万国大宴,还有三日开启,历经三日献礼,三日颂歌祭祀,随后便是你们这些天之骄子出场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稍有差池,弄出个伤…多不好,一来影响咱们大夏帝国的颜面,二来…也会伤了朝内各位大人的和气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说得不错,是晚辈欠考虑了。”傅龙轩朝荒王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险些忘了,不知二位王爷来傅府还有何事?若是晚辈能效劳的,必当竭尽所能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本来只是听说他们两个娃娃被你截下来,所以打算过来接他们回住所的,至于其他的…本王还没想出来,过两日若是想到了什么,再差人告诉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可以走了吗?”

    景王扫了眼院内环境,随即抬手唤墨子柒三人到他身旁。

    随后准备离开时,目光又放在了傅龙轩的身上,似是开玩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若是我二人想来,会前来接我们,不知是八抬的轿子,还是两抬的轿子?”

    不等傅龙轩回答,荒王便笑着陪景王离开了内院。

    很显然…景王也在警告傅龙轩……

    见人已经走远,一个随从凑到傅龙轩身旁,先是朝着外院的方向张望了眼,随后便低声试探道。

    “是否要将此事告知丞相?”

    “罢了…如今城内事物繁忙,此种小事无需告知他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,此事不过是试探,知道两个王爷愿意涉险前来,已经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少爷,这两个人太猖狂了,要不…告诉那位……”

    傅龙轩余光瞥了眼随从,深深舒了口气,随即说道“暂时别让任何人知道他的踪迹,免得耽误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如今景王才刚回朝,一群人盯着他呢,对他动手实乃不智之举,也显得本少没有气度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那两个人…呵呵,再让他们猖狂一阵也无妨,反正…他们离死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傅龙轩话到此处,显然没有心思理睬随从的恭维,盯着逐渐消失白玉笙与墨子柒的背影,嘴角也掀起一抹令人难以察觉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两个人若是现在被捉住了,那…万国大宴便无趣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少爷,咱们现在应该做什么啊?”随从看得出来傅龙轩对今日到来的二人很感兴趣,因此不再提他们。

    “嗯…方才那个墨子柒掀翻棋盘,是谁下令让那些人冲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启禀少爷,是孙括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拖下去,剁碎了喂狗。”傅龙轩长叹了口气道“若不是他,本少不会强行与二人交恶,让那两个王爷逞威风……”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