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> 军团召唤 > 第1429章 追逐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南宫牧看着眼前熟悉的大海以及远处的平安岛,错愕不已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在迷雾之中吗?为何”紧接着,南宫牧脸色一变,“难道我中招进入了幻境?”

    南宫牧心中一凛,琴曲突然变奏,心清神明效果加在身上,再睁开眼时,发现周围仍然是熟悉的景色。

    “这”

    南宫牧皱眉,他还是不太相信自己挣脱了迷雾,可如果伏羲琴都无法阻挡迷雾,那么自己也无需挣扎了

    南宫牧似乎感应到了什么,突然转过身,结果目瞪口呆的发现,正有一团庞大的迷雾宛若风暴前的乌云,正在迅速远离自己和海岛,直奔远方而去!

    这一下,他终于确定自己挣脱了迷雾。

    哦不,不是自己挣脱了迷雾,是迷雾自己跑了

    南宫牧脸色古怪,他能想到其中的原因,或许是御方察觉到了不对,主动离开了平安岛,整个迷雾世界中,也只有他才能带着迷雾离开平安岛

    此时南宫牧竟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,想到之前在迷雾世界中的遭遇,南宫牧心中仍然一阵冰冷,那无所不在的眼睛和随之而来的鬼影哀嚎,无时无刻都在摧残着他的心志,如果不是伏羲琴庇护,恐怕他的心灵早就遭受重创,即便没有崩溃,恐怕也是元气大伤,如果在其中待的时间久一些,说不得很可能心灵崩溃,境界跌落都是轻的,能不能恢复过来都要两说。

    南宫牧忍不住擦去额头的冷汗,急忙前往平安岛寻找静,很快他就在自家的院子中,看到了昏睡过去的静。

    南宫牧开始还有些担心,结果当他听到静鼻翼间的轻鼾声,才哭笑不得的摇摇头,这丫头竟然是睡着了?

    看来静的心灵(其实是精神)太弱了,弱到迷雾根本影响不到她

    南宫牧先将静抱回房间,而后又去查看村民族人们的状况,结果发现,除了那些强大的人,其他人都没有受到太大影响,最多是被迷雾中的眼睛吓了一跳,只是他们看到的眼睛跟南宫牧看到的完全不是一个等量级的东西,哪怕外型一模一样

    南宫牧检查了一遍,发现那些昏迷过去的人(或妖),呼吸平稳,意识尚存,伏羲琴轻松便能将他们唤醒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只是南宫牧想不明白的是,御方为何突然控制着迷雾离开了?

    难道是他察觉了平安岛的状况?还是说他能在迷心古经中一直保持情形状态?

    也不对,如果他真的发现了平安岛的情况,应该立刻停止修炼才对,为何偏偏“驾雾西去”呢?

    西去?

    南宫牧一愣,“爷爷?!”

    南宫牧豁然起身,他记得爷爷和童爷爷正是在平安岛西侧,可不就是迷雾前去的方向吗?

    南宫牧顾不得一一检查剩下的村民状况,伏羲琴骤然变大悬停在半空,南宫牧一跃而上,随后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迅速向西边飞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南宫鹤也带着老仆破口大骂,那团迷雾已经追着他们不知道多久,现在仍然没有丝毫停下来的征兆,虽说以南宫鹤二人的速度,轻松就能躲过迷雾的飞行速度,可是一直被这玩意儿追着也很烦啊!

    而且二人还发现,迷雾似乎就认准了他们,无论他们如何转向躲避,迷雾都会追上来。

    “还好平安岛和牧儿他们安全了”

    南宫鹤自然发现了平安岛上的状况,只是他现在也不敢回去啊,他一回去岂不是又把迷雾给带了回去吗?

    “御方这混小子什么时候能停下修炼?”

    南宫鹤不由得想道,带着迷雾飞来飞去的,除了御方也不会有第二个人了,这家伙也是个奇葩,别人修炼都是静静在一个地方闭关,这家伙倒好,不但自己到处乱飞,还要带着迷雾横冲直撞,还别说,这迷雾的威慑力还真的厉害,想他一个顶尖半神,这个世界目前最顶端的存在都只能被追着跑!

    “分开走!”

    南宫鹤与老仆分头行动,迷雾竟然还短暂的犹豫了一下,转头就去追老仆了

    南宫鹤一愣,他还以为御方会来追自己呢,怎么会去找童儿的麻烦?

    不过想到御方此时可能根本不知道目前的状况,南宫鹤又觉得似乎很合理合理个屁啊!

    这小子到底为啥一直追着他们不放啊?

    老夫一见面对他又是见面礼又是心法相送的,有他这么恩将仇报的吗?

    看刚才那凶猛的架势,简直跟看到了死仇一样,估计都用上吃奶的劲儿飞了,如果不是自己和童儿位阶碾压他,换做牧儿来都不一定能躲得过去!

    就在此时,南宫鹤也发现牧儿正从平安岛赶来,看了一眼老仆飞飞停停的模样,显然还留有余地,也就不再担心,扭头去汇合南宫牧了,他还有许多事要问问牧儿,御方的迷雾世界到底有什么古怪!

    南宫鹤全力之下,仅仅一个呼吸就跨越了空间的阻隔,来到了南宫牧必经之路上。

    “爷爷!”南宫牧看到爷爷无事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难道牧儿还担心爷爷会躲不开迷雾吗?”

    南宫牧摇头“是孙儿的不对,之前遭遇了一些麻烦,心神一直恍惚,一时没有恢复过来”

    南宫鹤皱眉,这可不像是自己认识的牧儿,哪怕是他从雾峰中失败之后,也从未表现的如此颓败

    “你在迷雾中遇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南宫牧身体微不可查的一抖,虽然极其轻微,却也瞒不过身为半神的南宫鹤,老头子微微眯起了眼睛,看来牧儿在迷雾中的遭遇,不简单啊

    “眼睛”‘

    南宫牧沉吟许久,似乎不愿意回想起之前那一幕,但在爷爷面前,他无法回避,“无数的眼睛,无处不在的眼睛,无论我是否睁开眼睛,都能感受到有无数的眼睛凝望着我,就像在暗处有一尊远古神魔,正在打量着我,在它们面前,我只想退缩,想要离开那片恐怖的世界,可是,我知道自己不能后退,只能靠伏羲琴勉强支撑,即便如此,我的心灵之上一直有一道枷锁,随时可能封闭我的心灵意念,如果”

    南宫牧看向远处的迷雾,“如果不是迷雾离去,我可能无法支撑太久”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