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是一阵寂静,羽凤拱手道:“属下愿往!”

    “你们呢?”陈一凡淡淡瞟了他一眼,对其他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属下愿往!”

    “属下愿往!”

    众人稀稀落落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给你们一天时间,去吧!”陈一凡挥手道。

    “一天?这是不是……”众人又瞪大了眼睛,这可是驱逐一位十方天域中,当今最有实力的强者之一啊!

    而且,还不止是他一个人。

    此时的焚烈,不但有一堆手下,而且应该还得到了紫金法王的庇佑。

    尽管是一个名义上的庇佑,已经足够让很多人望而却步。

    “我总要看看你们的能力。”陈一凡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要是真的办不到,陈一凡自然会出手,但从这个过程中,也差不多可以看出他们各自实力的高低强弱了。

    “是!”众人一脸苦涩的接受了命令,转身退下。

    陈一凡只给一天的时间,一刻也不能耽误啊!

    只有金龙等曾经的域主,有这个实力,在六个时辰以内,从鸩王的地盘,到达炎域。

    而其他人,真要是算起来,一天的时间,赶路都不够的。

    于是,云霄宫大殿之外,立马成了一个大型站队现场。

    一些较小的势力,必须依附于金龙、羽凤等其中一方,才能被大佬顺便带过去。

    众人走后,祖龙怪异的看了陈一凡一眼,说道:“一天!就给他们一天时间,是不可能完成任务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大概是没有习惯,不记得这鸿蒙界域有多大。”

    “鸿蒙界域是挺大的,十方天域,倒也不算太大。”陈一凡悠然回答道。

    他也并没有一定要他们一天内完成这个任务,只不过给他们一点紧张感嘛!

    远在炎域的一个主要世界中,方才大殿中的众人,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焚烈,出来!”

    金龙一声大喝,声音传遍诸天世界。

    “金龙,干什么?干什么?这么气势汹汹的来找我,莫非是要造反了?”

    “哟!羽凤、枭九、银雪……都来了!”

    “那小子叫你们来的?”

    穿着一席火红色长袍的青年抱着胳膊打量众人,问道。

    在他眉间,有一簇火焰印记,那是道果,代表着他已是这一道之巅峰,掌握着这一道规则。

    他是万火之王!

    论个人实力,他其实与金龙等人相差不大,但这里是炎域,是他的主场,他可不怕金龙等人。

    “造反的是你!”

    “天王有令,你焚烈既转投紫金法王,那就限你在一日之内,离开十方天域。”

    “否则,别怪我们手下无情!”

    金龙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让我离开十方天域?”焚烈愣了一下,随即一脸荒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威风,这炎域我经营了百八十劫,他一个龙王随手推上来到新人,敢耍这个威风,赶我离开炎域?”

    “真当自己是十方天域之主了?”

    “你走不走?”金龙不与他争辩,只是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跟他说这么多干什么?我先上了!”人群中,另一强者大佬闻歌一看,当即抢上前,向着焚烈袭去。

    刚刚陈一凡可说了,他是要借此事,来看他们的能力的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,今后他为十方天域之主,重用谁不重用谁的决定。

    既然都赶鸭子上架的来了,自然要挣这个表现!

    “铮!”一声清脆的乐声,一道黑线袭中焚烈刚刚站立的地方,但焚烈的身体已经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一簇火焰忽闪离开。

    “好狠!下这么重的手,你们疯了?”焚烈的身影再一次出现在另一个方向,抬手楷了一下嘴角的血迹道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,难道金龙他们就这么甘心吗?

    就这么臣服那小子,就因为他是龙王指定的继承人,就因为他是公主的夫婿?

    龙王早就不是霸主实力,如今也就仗着这点名声,为十方天域之主了,为什么要听他的?

    况且,他也听闻,前两天枭九、金龙跟自己一样,不也在联络其他的霸主吗?

    为什么,他们终究没有做下这个决定?

    他当然不知道,金龙和枭九确实也联络了其他霸主,甚至谈好条件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不敢这么贸然,还是决定先观察一下情况再做决定。

    而陈一凡给他们展现出来的,是无所畏惧的态度,深不可测的实力。

    一个虚空,就足以打消半个他们投靠其他霸主的念头。

    其他霸主又怎么样?

    霸主遇到虚空横渡,也得让路。

    “疯的是你!”

    “龙王也不过失踪百十劫,如今回来,你不盛礼来迎,反倒叛出十方天域,投奔其他霸主!”

    “天王心善,允许你自行离开,可你却一再冥顽不灵,那就休怪我们手下无情,清理门户了!”

    羽凤义正言辞的朗声大喝道

    其他人的神情有些诡异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md!天王心善,说得劳资都差点儿信了。

    “少说这么多,动手!”金龙见几个域主都动手了,自己再不动手,就没功劳了呀,连忙大喝一身,变为龙身,向着焚烈袭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疯了!真是疯了!”焚烈恼怒道。

    随即对赶来策应的手下命令道:“天火惊鸿大阵!”

    说罢,无尽烈焰腾空,整个炎域,无数世界,此时组成了一个火焰大阵,将众人困在其中。

    金龙等人的身影在火光中闪动,强抗大阵,袭向焚烈。

    而一些弱小的人,被其中一朵火花击中,就落得一个陨落的下场。

    天火大阵中的火,可不是凡火。

    四周火光熊熊,整个炎域化作一片火海,焚烈的身影捉摸不定,时而化火凤、火虎、火龙。

    仅凭着几个手下,以及大阵之力,竟然抵挡住了金龙等人的联手。

    “这样不行,炎域是他的地盘,我们得想办法离开炎域才行。”打了片刻,闻歌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他知道我们要围剿他,怎可能离开炎域?”金龙摇头,表示不可能。

    但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,他们倒是几个揍一个,都是同样实力,没什么危险,但手下的人陨落不少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就在这时,一个熟悉且令人惊悚的笑声响了起来:“好了,你们的能力,我都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犯不着,让他叛贼白白杀我十方天域的忠臣。”